内外联培

首页  内外联培

暨大—南方日报“科创粤洋探”跨国创新大调研纪实

发布时间:2017.12.26点击:133来源:马克思主义新闻人才培养成果展示

■编者按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党的十九大吹响了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强劲号角。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面对新阶段的新要求,南方日报在省委宣传部和汕头市委宣传部的支持下,在省科技厅、省侨办、暨南大学的协助下,展开了以“科创粤洋探”为主题的跨国大调研。由南方日报记者和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组成的调研组,分别前往美国、英国、日本、以色列等国家及地区,寻找创新先进国家和地区的“创新基因”及“广东”元素,即日起推出系列报道,敬请垂注。

    2017年,全球创新热、创业热和创客热持续升温。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总书记在对广东工作的重要批示中也要求广东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支撑。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更要有新作为。当前,全省上下正在组织开展“大学习、深调研、真落实”活动,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建设科技创新强省便是深调研的主题之一。

  科学技术是世界性、时代性的,发展科学技术必须具有全球视野、把握时代脉搏。兼任联合国科技促进发展委员会主席的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说,广东要建设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要继续发挥敢为人先的精神,扬长补短,打造国际一流的科技创新环境,以及国际对标的科研实力。

  广东如何更好地吸收和利用全球的创新资源,融入全球创新平台?两个多月来,调研组走读世界“创新极”,为广东推进创新发展寻找“他山之石”。

  大调研▶▷

  广东创新“朋友圈”越来越大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自古,创新精神便是中华民族最鲜明的禀赋。如今,创新驱动更成为点燃中国发展的新引擎。

  对经济大省广东而言,当好创新驱动发展的排头兵,是思想自觉,更是行动自觉。在创新发展进程中,同世界深度互动,打好国际“牌”更是广东的坚定实践。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这些年,广东的海外创新“朋友圈”越来越大。在美国硅谷、挪威奥斯陆、英国剑桥、日本东京、以色列特拉维夫……调研组总遇到相似的一幕:科技研发和投资专家、国家前部级官员等“大咖”递上的名片,不仅印有中英双语,有的还印着他们在广东科技企业的任职头衔。

  在挪威,调研组了解到北欧智慧城市博览会将在明年首次进入中国;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捕集技术机构蒙斯塔德中心迎来了广东的客人——华润电力海丰发电有限公司代表,双方将探讨深度合作。

  在伦敦,英国前环境大臣蒂姆·叶奥(Tim Yeo)向调研组递来中文名片,头衔为“新丝路能源公司董事长”。多次访粤的他,将致力于推动英国专家与广东开展清洁能源等方面技术合作。

  在以色列,与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有着紧密合作的科技投资人艾瑞·瓦龙(Ari D.Varon)博士说,他们看重广东的四大优势:广阔的市场、发达的制造业、灵活的政策、丰富的资本……

“在一些新技术领域尤其是应用技术领域,我们已与发达国家几乎在同一起跑线。”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欧美同学会副会长李志坚认为,全球科技创新发展中心正从欧美向中国扩展。

  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广东正深度融入全球创新网络,越来越多的“广东元素”影响着全球科技格局和创新趋势。

  深解密▶▷

  世界“创新极”三大“公约数”

“在全球创新共同体中,广东要找准所处位置,对世界‘创新极’的先进做法进行引进、融入、提升,才能将排名提前。”在前不久广东省侨联召开的创新大会上,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刘若鹏抛出这一话题,引发广泛热议。

  与会的李志坚直指广东创新“短板”:“我们不能过于乐观,尽管广东近年‘黑科技’成果频现,但仍缺乏核心技术。”

  挑战无法回避——科技创新资源“先天不足”,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缺乏配套的完善,氛围的培育相对滞后……

  引他山之石,方可富自家之矿。广东“对标”世界科技前沿,须有全球眼光。调研组对创新型国家和地区的“基因”进行了深度解密,发现了其中的三大“公约数”。

——在创新发展中,政府的角色至关重要,他们引领着创新发展的大方向。

  即使是秉持着“小政府、大市场”理念的美国,政府也在创新发展中起核心作用。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在制定国家创新战略和科技政策,探索优化推动创新的模式上从未缺位。

  为了向创新转型,挪威创新署组织了全国范围的头脑风暴,最终明确在海洋空间、清洁能源等六大领域发力。政府为每个领域的创新“量身定做”政策支持体系,提供了“国字号助推方案”。

  为让更多创新“青苹果”变“红苹果”,荷兰科技之城埃因霍温的孵化器得到政府“撑腰”,“创客”的点子被认可即可获得零息贷款,直至项目孵化成熟。

——在创新发展中,人才驱动不可或缺,打造汇聚人才的“强磁场”是制胜的关键之一。

  新加坡理工学院机器人研究中心主任周长久说,该国政府最大的投资即人才投资。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从文化到科学素养的培养,政府为人才成长打造了一套完整的系统。

  留美计算机专家陈开全认为,美国的创新实力强大,除了有世界知名大学、实验室以及多样化的资金环境外,在人才激励方面亦独树一帜,“你有创新的想法便可获得各方面支持”。

  爱尔兰都柏林理工学院校长助理吴兵教授说,该国专设了首席科学顾问项目,针对纳米技术、医疗器械、光纤等重点领域向全球广发“英雄帖”,获聘者可获得300万至500万欧元的科研经费。

——在创新发展中,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健康的创新生态系统会让创新实践更顺畅。

“为了发现王子,你必须与无数只青蛙接吻”——英国剑桥大学贾奇商学院戴维·莱纳教授(David Reiner)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他说,有些失败可被看作财富,为创新蕴蓄能量。

“日本在企业与高校的合作中,哪怕在成果转化中碰到挫折,企业也会承担试错成本。”东京大学尖端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罗伯特·内勒(Robert Kneller)教授说,企业崇尚契约精神,是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必要条件之一。

  新征程▶▷

  全球创新体系应有广东担当

  近5年来,以创新驱动为发展关键词的中国,在全球的创新体系中明显增强了“引力”。处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自有使命和担当。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到2035年我国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的目标。新时代,新气象,广东该有怎样的新作为?

“面对不确定性趋强的未来,全球创新资源必须合作,而且要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开放和多元。广东在这方面很有优势。”李志坚说。

  的确,广东在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中跃居榜首,与其创新的开放度高、外贸经济发达等因素密切相关。尤其是深圳这个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迅速成为一座生机勃勃的创新之城、梦想之城——当地由诺贝尔奖科学家组建的实验室就有5个,“世界500强”项目有68个在深圳布局,国际专利的累计授权量居全球城市第二位……

  全球创新“大咖”纷纷对此建言——广东要在顶层设计具备世界眼光,摸准世界科技发展的“脉搏”,认清科技发展现状和应走的路径,提出切合实际的发展方向。

  新加坡—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促进协会副会长蓝伟光博士关注源头创新,建议广东在更多高科技领域承担先锋角色,而非对现有技术进行“跟踪创新”。

  美国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的创始人张璐建议,广东可以学习斯坦福大学的技术转移中心的做法,推进产学研互动,将好技术、专利真正变成市场上的产品。

  如今的中国,正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

  如今的广东,正以创新发展的姿态、开放包容的气质,踏上了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征程,为探索全球经济新格局和全球化的未来贡献广东力量。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曹斯 林亚茗 戎明昌 黄学佳 吴少敏 朱晓枫 祁雷 余丹

内容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