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源

首页  学习资源

拉夫堡大学James Stanyer|数字化产消者的崛起:自媒体时代的控制及创造

发布时间:2018.07.28点击:10来源:马克思主义新闻人才培养成果展示

在过去内容的生产或者说话语权一直是被高度垄断的,拥有渠道的主体能够掌控人们文化产品消费的内容和方式。但是随着自媒体的出现,相当一部分的生产权力已经被公众所掌握,传统的生产消费结构似乎正在经历一次重心下移。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英国拉夫堡大学的James Stanyer教授来进行题目为The Rise of the Digital Prosumer: Creativity and Control in the Age of We-media 演讲,为传媒领袖讲习班的同学介绍产消者的源起和对文化生产结构的影响。James Stanyer教授从事传播与媒介分析研究,在政治传播方面成果丰硕。

文化生产的权力是否已经转移到大众手中?

在讲座伊始,教授为大家讲解了在文化生产和消费研究领域的一些关键概念,包括文化生产、文化消费、文化产消、创造性、版权以及控制与权力。这些概念将会贯穿这个讲座,并且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希望大家找到答案:文化生产的权力是否已经转移到大众手中?

文化产品的消费一直是现代社会的主要消费对象之一,广告、电影、音乐、印刷出版广播电视等都是文化生产的核心工业。在过去,文化产品通常是由文化工业生产出来的,一些大的文化集团甚至会跨领域经营,控制着多个文化产业的产品生产和流动,形成垄断性的经营,例如迪士尼公司就覆盖了广播电视、图书出版等多种文化产业。在这种生产结构下,大众的文化产品消费实际上是非常被动的,只能在生产商提供的有限范围内选择。这种现象遭到了法兰克福学派等学者的批判。

James Stanyer教授向我们展示了一些最新的统计数据,数据显示美国的文化产业高度集中在几个大集团旗下,社交媒体在生活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而作为消费者的我们近十几年来使用网络和手机的时长大幅度上升、相反地使用电视广播和印刷媒体的频率下降了。一些人认为造成这种对传统文化产业冲击的原因是,数字媒体的兴起,允许人们制作传播内容并接触到大量的观众,这削弱了他们的力量;有人则认为数字媒体实际上依然巩固的是公司和国家的权力。

文化消费者向产消者的转变实际上不是新鲜的事物,人们始终在生产内容,他们只是缺少扩散的渠道,新鲜的是如今的规模和范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新的数字通信技术获得了传播的机会,从“大而少”的生产者转变为“小而多”的生产者。生产技术的进步使得生产技术的可用性增大而成本降低,提供了更大的存储空间和创造性的可能性,以及新创意的可能性。在Web 2.0的时代网络有许多发展,社交媒体为产消者提供了传播与分享的新机会,发布内容与用户分享成本低廉,传播呈现出超链接性、多平台性和流动性。

Web 2.0使消费者与生产者的边界模糊

詹金斯等人认为对个人消费者的关注正在让位于对生产和消费同时发生的社交网络的新重视。Web 2.0为大众提供了更多讲述,展示,倾听,分享信息和学习的机会,例如维基做的是有内容的在线网站,用户可以添加或修改其中的内容。实际上,维基百科、在线新闻和粉丝社区三个是文化产消中非常典型的例子,教授也在演讲当中为学员详细地分析了三者的特点。文化产消的到来也相应地带来一些问题,例如文化产品的知识产权、粉丝劳工等问题都引起了争议。

James Stanyer教授总结道,在自媒体时代消费者与生产者的界限逐渐变得模糊,文化产消利用的是规模和范围的效应,自媒体上内容的创建、发布、与用户共享成本低廉是它最大的优势之一,同时这种产消具有较强的流动性。

学员提问

对于学员提出的媒介技术在产消一体化时代如何改变现实的问题,教授表示,这其实是如何理解技术发展的问题。现在的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权力关系与以往有所不同,例如粉丝社区、粉丝劳工等现象让权力的平衡被重置,文化企业也在用不同的方式行使他们的力量,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实际上改变了文化权力的平衡。

老师点评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高丽老师点评道,James Stanyer教授关于自媒体的控制与兴起的演讲体现出了他思路的严谨性。

演讲为学员们分析了文化从生产到消费再到产消的演变,强调技术和社交媒体在演变中承担的角色,提出了他对产消一体化时代文化工业的再思考。在新的语境中我们需要重新思考生产消费之间关系以及不同文化语境下的生产消费关系的差异。希望这次分享能够激发学员在后续的研究中有更多有价值的思考。

  

来源:暨大传媒领袖班公众号